首页 | 活动动态 | 读书月 | 读者协会 | 图书漂流 | 校长荐书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阅读推广>>读书服务>>读书方法>>正文
由薄入精 龚鹏程访谈录(节选)
2016-10-17 08:21  

问者:您曾主编过《读经有什么用———现代七十二位名家论学生读经之是与非》,还著有《国学入门》介绍中国传统文化,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些年大陆兴起的“国学热”?  

答者: 我认为近年的“国学热”是一个从下而上的运动,说明现在人们认识到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大肆批判的缺失,想要开始补课了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,许多大学纷纷开办国学院、国学研究所、国学班、国学营;社会上各类国学讲习机构与活动,更是不计其数;还有不少家长送孩子去“少儿国学班”读经。不过当前的国学教育大多没有教材,只好翻印八十年前梁启超、钱穆,或三十年前台湾杜松柏、朱维焕诸先生之作以应时需。这反映了大家普遍感觉需要补课,但对于国学究竟是什么,很多人尚无概念。这也是我写《国学入门》的原因之一。我们应该认识到,虽说这些年大陆看似出现了“国学热”,但这种“热”是相对过去的长时间冷寂而言的,与英语教育仍然没法比,只能算是小规模的“热”,而且里面恐怕还有大量炒作成分,其未来是值得忧虑的。我担心这突然的一阵“热”过,大家又会感到厌倦,毕竟“时尚”总是变化的。谈到中小学生读经,其实这在台湾非常普遍,基本上每一所小学都会有传统文化的经典教育。在我看来, 首先,读经不能单搞成课外活动,或者“营养学分”之类。应该写入教材,当作必修课。其次,这是一种文化的积淀和陶冶, 是长期的过程,不宜才艺化。如同有些家长让孩子从小学钢琴,学美术,学了就开始表演,完全把它当成一种技艺而不是艺术。等孩子上了学,又叫孩子不要心有旁骛,只要好好读书就行,结果这个才艺还是荒废了。等孩子上大学后回想,当初才艺化的学习并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读经如果弄成这样,是毫无意义的。  

问者:您有一本很有趣的书叫《书到玩时方恨少》,能谈谈您对旅游的看法,以及旅游对您的意义吗?  

答者:我在大陆出的第一本是《游的精神文化史论》,在河北教育出版社的“台湾学术丛书”里,由北大的陈平原教授协助。我在书中讨论了“游”的观念,从各个角度、用各种方式说明“游”的观念是从什么具体生活场域中生长出来,又是如何与具体的人文活动相关。在我的描述中,游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也不是一个客观的思辨物,它体现于游戏、游旅、游艺、游心、游观、游仙、游学等活动中,也与社会上的游民、游士、游侠、游氓、游倡等人士相关。这样的描述与一般对中国历史与社会的印象颇为不同。过去我们喜欢把中国描绘成一座黏着乡土的大农庄,人与人关系凝定,勤俭劳作,安土重迁。可是我们忘了我们有逍遥游的精神,也有四海为家、悠游槃乐的一面。中国古代也不是一个凝固稳定的乡土社会,而是充满了各类游人流民以及游的活动的世界。我的人格与精神状态本近于游者。前面说过, 《庄子•逍遥游》一文正是我治学的开始。即使我没有身在旅游的路上,我的精神也一直处于漫游的状态。所以我每时每地都是“游心”者。我的旅游经历非常多,难以一一陈述。王闿运有联云:“三辅川原常在眼,九州人物最关心”,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人了。我不爱去看单纯的自然山水,比如张家界、桂林这类地方。很多人喜欢寻幽探险,或者躺在海滩上晒太阳,可是我从来不去。我关注的是人文的、历史的旅游,所以常有“书到玩时方恨少”之叹。但正如开卷虽然有益,毕竟仍有不少人读了等于没读。旅行也一样。一只鸭子去环游世界,回来还是一只鸭子,不会增益什么。如今台湾游大陆的人每年有数百万,但如果不懂宗教史、美术史、建筑史以及音乐史,到底要去看什么呢?我见过太多对佛教、道教毫无基本常识,而去游天台、普陀、云冈、敦煌;没听过燕王黄金台、燕太子丹的故事,不知赵武灵王胡服骑射、邯郸学步成语,而去游燕赵;不知唐宋朝代先后,不懂官制仪注而游洛阳西安的人。这些人平时缺少文化涵养,到旅游地后又不虚心,不知“书到玩时方恨少”,东摸摸,西看看,任凭导游哄弄,与牧人放牧的羊群无异。而那些跑来跑去的羊,你能说他们是旅行家吗?  

问者:您能在读书方法上给现在的中学生一些建议吗?  

答者: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,也不喜欢给中学生开必读书目,之前各种必读书目已经开得太多了。我的观点是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,然后一直追索、钻研下去,弄懂弄透。如果你喜欢音乐,你可以去了解音乐史, 各种乐器的起源、构造、演变。如果你喜欢赛车,你也可以去考察赛车的演变史,还有各种车辆的设计、形态,像涡轮、排量、离合器、刹车系统等,里面都有很大的学问。这样由点及面,读书的兴趣大了,范围也广了。在对待学问的态度上,我和当代学界绝大多数人不同。我注重经世致用,由历史通往当下。我对现代性持反对和批判的态度,关注过去是为了借鉴古代的资源,着眼点还是现实和未来。如果单纯为了解古人怎样吃饭、怎样穿衣而做研究,对现在又有什么帮助呢?  

沈阳工程学院图书馆 制作:图书馆技术部